朱国萍、张宝艳、华茜 浓缩两会“她”视角
她们是返乡创业的农村互联网人  是感动中国的公益组织发起人  是来自上海的“小巷总理”  华茜:人大代表不是我做生意的招牌。  张宝艳:当了人大代表,我感觉我不能只关注“打拐”这一亩三分地,我应该关注更多的领域。  朱国萍:我们政府要有一个大方向盘,怎么样管理好这个平台。  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代表》  持续第三年跟踪记录十位代表履职经历  坚守、改变,交流、碰撞  第二期云访谈请进  贵州代表华茜  吉林代表张宝艳  上海代表朱国萍  这三位全国人大代表的共通点之一是,体现着履职中的女性力量。  朱国萍:小社会搞好了,大社会就稳定了  5月22日,全国人大代表朱国萍走上了今年首场“代表通道”。在社区工作30年,她说,“社区是个小社会,小社会搞好了,大社会就稳定了”。  她所在的上海长宁区虹桥街道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基层立法联系点,这几年参与了反家庭暴力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35部法律修改。这一次,她提出建议,希望能尽快修改我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以适应现在居民区的建设和小区的发展,吸引更多年轻人到社区工作,展示才华。  朱国萍:现在社区建设主要还是要靠年轻人,他们有才华。社区工作者也需要这种专业的人才进来。要有专业法制、法律的保障。  张宝艳:保证孩子享受父母之爱的权利  全国人大代表、公益组织“宝贝回家”理事长张宝艳,履职时间不算长,却具有“热搜体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张宝艳建议,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应从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调至十年以上至死刑。这则建议当时被网民“顶”上热搜。  今年,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仍是她放不下的议题。网络话题——#张宝艳建议对人贩子加大量刑#进了热搜排行前几位。  张宝艳:我们现在做的工作主要是积案攻坚。因为像80、90年代丢的孩子,那时一点信息也没有,他们找起来比较难。所以也希望通过全国两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其实这个群体还需要帮助。如果你身边有来历不明的孩子,一定要举报,帮他们回到亲人的身边。而像我去年说的“不能只盯着打拐这一亩三分地。”我对各种社会问题都在关注,都在研究。  这其中就包括,部分离异家庭中儿童缺乏父母双方或一方亲情关爱的问题。张宝艳指出,甚至有父母一方将孩子藏匿作为筹码的情况大量存在。她建议,应立法保护离异家庭儿童享有亲情权,对拒绝执行法院判决的一方依法入刑;对于藏匿儿童或多次阻止探视的一方剥夺监护权并纳入社会征信系统。  张宝艳:一方取得抚养权后,对方也不希望放弃抚养权,就将孩子藏匿起来了。有的没有取得抚养权,在探视孩子时受到阻挠。当时有个妈妈告诉我,其实我的孩子也是个“被拐”的孩子,只不过他是被亲人拐走。这些孩子如果看不到爸爸、妈妈,他们是不是也和被拐儿童一样痛苦。所以,虽然父母离异了,但是孩子不能缺失父爱、母爱,应该保证父亲、母亲对他们的监护权、探视权。  在网络访谈的评论中,不少有着类似经历的人表示支持她的建议。当然,也有人质疑她说,亲情不是能通过强制获取的。  张宝艳:“亲情权”应该说还不是一个严肃的法律用语。只是从亲情的角度来说,感觉这是孩子应该享有的一种权利。不能因为父母离婚,而成为父母间相互攻击的筹码。  5月22日,#张宝艳建议保护离异家庭儿童亲情权#话题,也被顶上热搜榜。不论获得支持与否,张宝艳将这一话题,带入了更多民众的视野。  华茜:期待风清气正的网络营商环境  和张宝艳一样具有网络号召力的,还有全国人大代表、农村互联网人华茜。  已从事互联网销售10多年的华茜,将网络直播间变成了自己履职、调研的主场,在这里向网民征集建议。  近段时间,除了爆款热销商品外,网络直播带货还带火了自己本身“网络直播”这样一个销售形式。  在网络直播大火的今年,她将关注点就放在了网络营商环境问题上。  华茜:网上卖货,很多时候鱼龙混杂。低门槛进入的一些人,把市场做得比较乱。在销售过程中,没有把控好品控,把劣质产品也来做销售。我希望国家能更好地监管互联网营商环境。  记者:杨静、苑竞玮、张兆福 【编辑:田博群】